蒼藍天祭

随兴创作

【韩叶】台上对手,台下恋人(完)

*架空学院,ooc有,私设有

*学生会长韩文清x校园传奇叶修

*请谨慎三思在点进阅读,避免踩到地雷

*********

荣耀学院在中国名校排行榜也是名列前茅的,其他学校都是以成绩为主,学校师资教出来的学生考上名校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,但这间学校师资所教出来的学生成绩不如其他学校。

你们一定会很疑惑这样的学校怎么还能名列前茅呢?难不成走后门?这样未免也太明显了吧!而且一定会引起很大的反弹的,没把学校给砸了就该偷笑了。

各位你们想像力太丰富了,什么都没特点就能进名列前茅说出去鬼才信!可别小看荣耀学院的制度压,这间学院制度相当特别,别的学校用成绩来提高知名度,他们已兴趣来栽培学生,从兴趣来挖掘学生们的才能,比起成绩这种的可实用多了,毕业后不怕找不到工作。

每年都会有区域比赛,学校都会以淘汰制来选出最优秀的队伍为代表出赛,荣耀学院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「社团」,一般学校只能申请一个社团,但这里就没有这样规定,你可以固定一个社团,或是不固定,今天要在茶道社明天在热舞社,只要别做出夸张出阁行为都不会阻止。甚至还会出现某社团要出去比赛人数不够找其他这方面还行的来凑,更夸张的是这样东拼西凑还能拿下奖项,这样还不能进名列前茅就太不公平了!

荣耀学院这一届出现了两大王者既能文也能武,不管什么活动他们彼此不但不退让,还要彻底击倒对方,在学生们眼中以为他们是有什么恩怨情仇的死对头,每次他们同时出现在选拔上,气氛就会变得相当紧张,就好像在看一场刺激的实况转播。

兴欣班,传说中的王者之一--叶修,高中三年来为学校拿下不少奖项,在校园中已经是个传奇了,嘴巴是欠揍了点总是一副无精打采不修边幅模样,但依旧有不少爱慕他的粉丝。

而这位心目中的偶像正趴在桌子上睡着回笼觉,周围的学生玩扑克牌的玩扑克牌,打麻将的打麻将,直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到班级来:「叶修叶修叶修!!你给我出来!!」

方锐摇着头抽出手中两张扑克牌甩到桌面上说:「那家伙又来了,有热闹可以看了。」

「我们得把耳多塞住,不然会受不了的。」苏沐橙微笑看着手中的牌说着。除了黄少天还会有谁照三餐来这里的,还不就是来抱怨叶修的。

「那干脆叫蓝雨班长把人给拖回去如何?」唐柔边抽牌边一本正经说着。

「喂!!你们三个在别人背后说坏话别以为我没听到!!素质呢?!素质呢?!」

黄少天出现在班级里环着胸看着三个玩扑克牌的人劈里啪啦一大串,不愧是全校名列前茅的话最多的人,就算没人理他他还能自说自话,话多到都想一巴掌胡到他脸上都有了。

方锐放下扑克牌眨眨眼,无辜说:「我可没说你坏话喔,看我真诚的双眼。」

「柔柔我们有说黄少的坏话吗?」苏沐橙歪着头说,模样非常的可爱。

「有吗?什么时候?」唐柔读懂苏沐橙眼里的讯息也跟着装傻回应。

「少来了,你们这些狐群狗党不要以为事先串通好我就拿你们没则!!」

原本吵闹的班级一瞬间安静了下来,方锐三人各个都目瞪口呆,连在玩麻将的乔一帆这群人都纷纷转头看向黄少天。

黄少天立刻发觉脸上充满问号还没发现到自己说错了话,还疑惑问着:「干嘛都看着我?!本少脸上有什么吗?」甚至还很自恋,「还是我长得太帅看呆了。」

方锐和一些人努力捂着嘴巴憋笑着,直到慵懒的声音回荡教室里,黄少天才意识到哪里不对,脸颊瞬间红了宛若煮熟的虾子一样,想找个洞钻进去的想法都有了。

「臭美了你,黄少天你书都读到哪里了?连成语都会用错,不会用就不要用,说出去笑死人阿,你不要面子还请想想你的搭档喻文州,蓝雨班的脸都被你丢光了。」

早在黄少天进来叶修就已经醒来了,只是懒得起来就干脆装死听他要干什么,没想到就让他听到这么天才的用词,要是让喻文州听到铁定当场愣住嘴角抽蓄着。

接着方锐很没形象垂桌大笑着,除了包子仍然处在脱线状态,其他人没有方锐那么夸张都只是低头窃笑着。

就算如此,黄少天依然拿出话劳本事反驳:「你们笑屁啊!!那是口误!!口误!!口误!!叶修你好意思在那边偷听,还要不要脸!!要不要脸啊!!」

叶修慵懒撑着头依然保持着淡定,对于黄少天的反驳也懒得说什么,只是淡淡说:「讲话那么大声就算不想听也不行好嘛,黄少天同学你还好意思说我不要脸?」

眼神却在告诉黄少天「编,接着编,我看你还能编出什么新花样。」

「......」这下黄少天被堵得无话可说,周遭同班同学都要站起来鼓掌了,不愧是叶修,一出马就能把黄少天给镇压住。

以黄少天的个性怎么可能被这种破事给打败了呢!立马转移话题拉开前面的椅子坐下说:「叶修你行行好都代表学校参加这么多比赛了,机会也该让给我们这些学弟妹了,名额都你拿走良心都不会痛吗?不会痛吗?」

学校里只要你有能力拿下比赛名额,就算不是社团正式成员或是科班,校方也是批准出赛的,这种时候就会出现不公平,能力较一般的学生要拿到比赛名额就没什么机会,除非有自愿放弃才有可能拿到名额。

叶修转了转眼珠子,然后说:「蓝雨班什么时候有女生了?我怎么都不知道?」

荣耀学院历届不可思议的现象就是蓝雨班,这所学校明明是男女混合班,每个班或多或少都会有女学生,就只有蓝雨班到现在半个女生都没有,有学生吐嘲蓝雨没有女生缘分注定当和尚,甚至还取了个「蓝雨庙」这个绰号。

到了下午有一场辩论淘汰赛,每个班级会派出两个人来进行辩论,最后赢的那个班级就代表学校出去争光。

也就是说下午是自由活动,想去看辩论赛的学生都移动到活动中心,路途上有许多窃窃私语,都在谈论校园王者。

「这次辩论赛学生会长有参加耶,而且他的死对头也有参加,这下可有好戏看了!」

「不知道这次哪一方会赢,我当然支持叶修学长,他可是我偶像呢!」

「我还是比较喜欢强势霸气的韩文清学长,那种勇往直前真是太迷人了!」

「两个花痴女......」突然一个声音插进来,引起他们的不满,姑娘们很有默契地怼回去,「关你屁事啊!」

后面的男同学瞬间闭上嘴巴,俗话说的好惹龙惹虎就是不要惹到母老虎,不然就吃不完兜着走。

来到会场,报名的班级有五班,分别为「微草班」、「蓝雨班」、「霸图班」、「兴欣班」、「轮回班」个别坐在指定位置上,主持人在台上讲个几句话,然后说出第一组「微草班」VS「轮回班」

微草派出的是王杰希和刘小别,而轮回班派出的是孙翔和江波涛,四个人走到赛场里,礼貌握手问候完转身到指定位置,旁边评审都做好表情严肃,主持人看了看两边都准备好,比了个手势后,轮回班先出手开始诉说着。

孙翔是新生中能力很出众,就是脾气傲了点好胜心强烈,需要有人在旁边体点,而这次辩论赛也是他自愿参加,轮回班的同学当然很同意什至给他加油打气呢,输了别气馁还有下次的。

要知道轮回班可是号称「温馨家庭班」完全不像班级的班级,反倒像一家人一样和乐融融。

过程中孙翔攻势强烈就像他的个性一样,而王杰希不但没有自乱阵脚还能有条有理的分析,甚至从中露出破绽让对方去钻,孙翔以为抓到漏洞准备反驳时,江波涛便阻止了他,说王杰希没有想像中那么好对付的。

辩论最终就算在江波涛小心翼翼下还是输给了微草班,比赛下来双方再次握手打招呼,王杰希夸赞他们辩论精彩,美中不足就是配合还不够有默契。

台下的学生们一致鼓掌着。

辩论到最后最终决赛,学生们各个都很紧张,因为最后留下来的剩霸图和兴欣,双方都站到前方来,周遭瞬间安静下来,韩文清严肃的表情看着叶修,而叶修慵懒眼神充满着自信,说:「老韩你脸在黑下去,学弟妹都要被你吓跑了。」

叶修口气带些嘲讽眼里却莫测高深,但在学生们眼里他们就好像看到仇人一样,不愧三年的死对头,有学生开口打破这安静的气氛:「叶修学长加油!」

叶修听到转头对观众仰起嘴角,然后转身走到指定位置,对于他方才的口气韩文清无动于衷,转身和张新杰走到指定位置上。

「会长加油!打败叶修学长!」

主持人比了个手势,韩文清率先出手气势相当强悍,一到指定位置叶修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外表依旧慵懒没精打采,但从嘴里说出来的每一句都把韩文清所说的全部反驳回去,这样犀利的攻防战,就好像古代战场上的将军率领士兵夺领土那样狠戾无情。

持续了一个半小时,张新杰再怎么严谨都被对方联合捣乱,途中方锐和叶修唱起双簧把在场的人搞得啼笑皆非,最终兴欣获得最终胜利,韩文清粉丝们虽然很不甘心但还是齐齐一致对叶修说:「不要得意太早,下次赢的会是我们的会长。」

会结束时,明明获得胜利的兴欣班能有校外比赛资格,而叶修却选择了弃权让所有人目瞪口呆,结束后还没有问清理由,人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,谁知道他跑到哪里去浪了呀!

操场某个角落,叶修蹲在那边手里夹着烟吞云吐雾的,原来是躲起来抽烟了,在他眼里只有这种时候才是最美好的一刻,只是烟还没抽到一半就被抽走扔到地上用脚掐灭烟头,「谁准你抽烟的?」

叶修心疼看着被蹂躏的烟支,抬头望着逆光的身影,那形体不用想也知道是谁,控诉:「老韩不厚道啊!一整天下来我也才抽那么一根烟,你太过分了!」

韩文清看着可怜巴巴有些委屈像只小动物的叶修,在强硬的心都不由得软了几分,嘴里却说着校规:「学校禁止抽烟你还抽,故意的?」

没烟抽的叶修站起来拍掉裤子上的尘土,对于校规他不但不看在眼里还很理直气壮环胸回应:「怎么?要记我过?」

「胡闹!」韩文清努吼着。他虽为学生会长对学生向来就严格,唯独只有一个人他可以睁只眼闭只眼,甚至放纵都很愿意地。

叶修知道韩文清在生气了,也不再得寸进尺,为了让他消气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在他胸膛蹭了蹭,对于这样的行为韩文清还有什么理由生他的气?但嘴里依旧没好气说:「我就是对你太好了,才让你无法无天。」

抬头叶修慵懒眼神里带着只属于韩文清的温柔,嘴角微微上仰加上那柔软的黑发就像只猫仔一样可爱至极,嘴里却说着:「你在生气下气都要长皱纹了,以后出门都被误认我爸了。」

换作一般人听到这个都要把人拖去厕所爆揍一顿了,但韩文清是谁,荣耀学院里公认强势霸气的会长,只要他坐镇没有学生敢胡来除非不要命了才会找死去挑战权威,对于叶修的嘲讽早就练就出无动于衷了。

「你还好意思说,都谁造成的?」韩文清双手环住叶修的腰间,疑问句口气却是充满着宠溺。

绝对没有人想的到他们在学生眼的死对头,私底下竟然是对恋人,若让其他同学看到估计要花钱去挂眼科有没有看错,再不然就是惊讶到下巴掉下来了。

「叶修辩论赛你为什么放弃?」对于方才的辩论赛的结果韩文清很不满意。在他眼中不管什么样的比赛他都会全力以赴,无法忍受拿到的资格却又放弃,那是对他的侮辱,对这场比赛的不尊重。

这句话中的涵义叶修当然知道,抬头对上韩文清的双眼,说:「一直都是我们为学校争光多没意思,不如把机会留给学弟妹,让他们为自己为学校夺下这份荣耀不是很好吗?老韩今年我们就要毕业了,该把这些留给后辈去发展了。」

学校时期一眨眼也就毕业了,为学校拿了再多的荣誉也只能历届留名,也许在某届会出现优秀新生取代了传说,纪录不是拿来留念的,而是拿来打破创新的,所以也该适时放手了让给后辈去打破纪录,创造全新的传说。

「我只懂得向前,不懂得停下来。」韩文清说。就算如此他依旧会全力以赴,后辈能不能拿到名额是他们的本事,若停下来就是妥协,这是他无法容忍的事情。

说韩文清固执也好,这就是他的风格,他不会轻易向命运妥协的,只要还能再场上就会战斗到底。

由于韩文清是学生会长,放学时间学生们都回家去了,他还得留在会长事处理公务,而张新杰是被指定成为副会长的,两人截然不同的风格却能处的很融洽。

直到夕阳即将落入地平线,张新杰那规律的作息,看着手腕上的手表再三分十八秒就要六点了,等等还要去补习就先跟会长报备,韩文清同意后就收拾文件准点一道拿著书包就离开学校。

夜幕降临大地,外头还能听到蝉鸣合唱着酷热夏天,韩文清没有吹冷气的习惯,就算是夏天也只是开着窗户吹着自然风。

「叩叩!」敲门声响起,韩文清继续批改着公文没有抬头说了声「进来。」

「呀~怎么这么热啊!老韩你干嘛不开空调啊?」

进来的人正是叶修,他拉扯着穿着家居服显得很热的样子,下半身穿着海滩裤夹脚拖鞋看起来就很台,白花花的双腿在眼前晃来晃去,幸好这时间没什么人,不然韩文清绝对把人给拖回家关门把事给办了。

「这时间你来学校干嘛?」韩文清压低嗓音问。

叶修饶过办公桌来到韩文清身后,把手里用布巾包好的盒子放在桌上,说:「大忙人都几点了还没回家,特地送晚餐来给你,你这什么口气啊?哥难得送饭过来不领情就算了。」说完,准备把桌上的便当盒拿回来,却被韩文清的超级手速给抢了过去不让他拿走。

「都几岁了还这么幼稚。」

叶修幼稚的举动不但没有让韩文清生气,反倒觉得很可爱会让人更想去宠爱他。

看他这么辛苦送饭来,韩文清就破例把窗户关上开空调给爱人吹。把公文放到一边打开饭盒里面两颗蒸肉包和一颗煎荷包蛋,虽然看起来很单调但在韩文清眼中是最美味的食物了,叶修平时懒了点但还不至于连饭都不会煮,让人生气的是明明会煮饭偏要吃泡面过生活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被虐待了。

在韩文清吃饭的时候,叶修就拿起为完成的公文看了遍然后在签名的地方签下「韩文清」三个字,更奇怪的是韩文清也不阻止,他这样做不是伪造文书吗?

开玩笑,叶修是什么人,创造学院最高得奖纪录的传奇人物,区区仿造字体对他来说就跟喝水一样简单,加上韩文清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,看他写字看久了都会写了,韩文清的笔锋铿锵有力就如他个性一样,而且这样做已经好几次了也没有被学校抓包。

很快即将迎来到毕业季,毕业前一周有举办一场热舞大赛,当然学院两王者也有参加,大家一致认为他们是最为毕业争夺最后一次荣耀,让学生们各个热血沸腾。

参赛者陆续到等候区,直到最后韩文清和叶修走了进来,这次他们以个人身分出赛,两人越走越近然后停下来,观众们各个非常紧张,最后一次的荣耀鹿死谁手?是韩文清?还是叶修?

叶修依旧保持慵懒充满自信,开口地一句话:「怎么,还不死心阿,老韩。」

这一句再学生们耳里是活脱脱的挑衅,但再韩文清听起来是调戏,表面依旧严肃无动于衷,只回了一句:「废话少说。」

然后各自回到等候区坐着等待出场。

在台上他们被认为多年的死对头,在台下他们和一般的情侣没两样,恋爱过程没有惊天动地可歌可泣,也没这个必要,谁说恋人就要无时无刻放闪光?谁说恋人要很恩爱的?

最好!

他们既是对手也是恋人,在台上他们就是对手不会因为是恋人而放水,这是对彼此的侮辱,是对手就要全力以赴地击倒对方,无关恋人的身分,这是对彼此的尊重。

-END-

评论

热度(59)